党明辉|是学员给了我所有的坚持

来源:好老师 发布时间:2019-04-29 1529次浏览

“我一直都很喜欢老师这个职业带给我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党明辉


第一次见党明辉,是在一家陕西面馆,她点了一碗冒着红油的油泼辣子面,我以为她是重庆人。齐肩的长发,顺直的刘海,大大的金框眼镜下是一双黑亮的眼睛,笑起来温柔而又知性,经介绍说她是浙江分校的同事,然后我又误认为她是江南姑娘,后面才知道,其实她来自美丽的新疆。还有很多人说党明辉看起来更像个英语老师,但通过交谈,她言语间折射出的理性与逻辑思维,终于让人相信这确实是一位严谨的数学老师。

这,就是党明辉,总是带给人与她外表不符的惊喜。



01


获得学生的认可,是作为教师最大的成就感与荣誉感


大四那年,在重庆科技学院就读资源勘察专业的党明辉因为数学成绩优异,从一次校园招聘上与好老师专升本结缘,成为了一名好老师专升本的数学助教老师。党明辉是个新疆姑娘,出生时,恰逢太阳与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中,父亲为她取名明辉,意为日月同辉。从小被寄予厚望的党明辉也从来没有辜负过父母的深切期望,大学学资源勘查专业的她,原打算在毕业后听从父母的安排回到家乡,进入中石油做一份稳定工作。可是在好老师的这一场“助教经历”却彻底打破了父母的安排,让党明辉爱上了这个本没有被纳入人生职业规划当中去的“教师”职业。


当时,正值好老师专升本在西永进行封闭培训,刚刚成为一名助教老师的党明辉被安排的第一个工作就是给成绩还不是很理想的学生补课。因为年龄差距不大,这个耐心又负责的年轻助教老师很容易就赢得了同学们的喜爱,学员都亲切地称呼她为“党党”。

一名想要考重医的专升本考生,因为数学成绩实在不理想,每天晚自习就会带着卷子找到党明辉,不管多晚,等他做完卷子后,党明辉总会当场细致地给他批改和讲解,就这样,党明辉带着这名学员从一套套卷子上去抠重点,去分析解题思路和方法,经过几十天封闭培训,在党明辉耐心的帮助下,这名考生将原本只能考三十几分的数学成绩在最后的专升本考试中提到了113分。


1557022894664625.jpg

党明辉为学生讲题


考试成绩出来后,这名温州籍考生开心地给党明辉发短信:党党,我是不是应该要请你去温州豪华七日游呀?学员的快乐也传染了党明辉,她也不无风趣的回应到:那你是不是要带我去看温州最大的皮革厂啊?从那以后,党明辉就和这位学员成了好朋友,每逢过年,她总是会收到这名学员发来的短信:“党党,新年快乐,感恩遇见”。

而这样的案例,在党明辉的助教期间,并不是唯一,这也让党明辉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老师这个职业带给人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02


追求你所追求的,你的心知道方向和希望所在


正因为教师这份工作本身带来的成就感以及与学员们之间的深厚感情,让党明辉真正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是什么。毕业后,受到文继伟老师的邀请,党明辉毅然决定放弃回到家乡接受父母安排,去到了好老师专升本刚刚开拓的新市场浙江分校做数学教学工作。

党明辉的决定遭到了父母的一致反对,父母不理解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稳定工作不做,要去到离家千里之外的浙江做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的打拼。面对父母的反对和不解,党明辉依然很坚持,她宽慰他们:“新疆是我最后的一个选择,我二十岁的时候可以回新疆,三十岁可以回新疆,五十岁、六十岁也可以回新疆,但是五十岁、六十岁我却不一定能从新疆去到浙江,人不应该只有一种生活,而是应该去看到世界更多的可能。”

党明辉从来未曾担心过自己这么决绝地选择留在好老师专升本当一名数学老师会有什么不好的发展,在她看来,只要靠自己的努力把事情做对了,就会有好的发展。女儿的执拗打动了党明辉的父母,终于同意她去到浙江。



03


求真务实,坚持理应坚持的信念


所谓万事开头难,浙江作为好老师专升本新开拓的省份,不管是团队、体制、教学模式等都还不够完善。数学老师更是只有党明辉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困境,刚刚毕业的党明辉凭着一股子拼劲儿扛起了构建浙江分校数学教学体系的大旗。


党明辉一直认为,数学本身是不难的,不管在哪个省份,知识点都是相通的,但是由于区域之间的教学存在差异性,她需要做的就是去探索怎么将数学给教好。她开始大量收集浙江省近十年的真题,整理考点重点难点,然后分析历年考试大纲,在结合向专升本其他老师们请教学习,渐渐地摸索出一套适合浙江的数学教学体系。


但事实上,在去到浙江之前,党明辉并没有真正上过讲堂,而他将这些所有的成长,都归功于学员们的鼓励与肯定,学员们的认可和支持,成了党明辉不断成长的源动力。

党明辉第一次上浙江的试听课,一位前来听课的学员在上课前找到现场负责招生的市场人员说,只要讲课的老师能讲很多技巧类的东西,打动我,那我就立刻报名。这时候的浙江分校正处在宣传发展期,太需要学生们的支持和肯定了,市场工作人员将这一情况反馈给了党明辉。党明辉听了以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低头沉思了很久。


试听课开始了,党明辉像是下定了决心,在正式讲课前,她深深地看了在场的所有同学一眼,真挚地说:“今天,我不会讲一个技巧类的东西,如果想要听这方面东西的同学,今天这堂课,可能不适合你,但是,我敢保证,这堂课一定对大家的专升本考试有重要作用。”讲完这句话后,她没再看下面同学的表情,便开始了她准备已久的试听课。

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在课前找到市场人员的同学在试听课后的第一时间便报了名,还给市场人员发了一条短信,请他们转发给党明辉。短信内容是这样的:党党老师就像《圣经》里的摩西,她会带领我走向正确的方向,今后我就要跟“党”走了!

这段话给了党明辉极大的鼓励,让她意识到,教育的本质是启发、是唤醒,她需要做的是给学生做正确的引导,而不是一味的迎合学生的口味和喜好。


1557022976131483.jpg

课堂上的党明辉


终于,在像党明辉一样的好老师人的努力下,好老师专升本浙江分校开始发展壮大起来。但世间所有的事情并非一帆风顺,在成功的背后,往往饱含艰辛。



04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


来回奔波于各个教学点上课,对于好老师人来说,再平常不过。但就是这种看似平常的背后,是所有小伙伴的坚持、不弃所支撑的轻松表象。

浙江分校初创时期,发展势头迅猛,各地的教学点遍地开花,但是优秀老师培养的进度很慢,赶不上市场发展的需求。那么这种情况下,像党明辉这样的好老师就要到全省各个城市出差,支援当地的教学任务。

一个月出差一次、两次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稀松平常,但是整整连续几个月都独自一人漂泊在外,亦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在2018年的很长一段时间,浙江分校优秀教师十分缺乏,在情势十分紧迫的情况下,党明辉毅然主动请缨担负起数学教学的重任,到浙江全省各地支援,开始了长期出差漂泊的生活。


到各地给学生上课的时光不辛苦,能给学生带去知识与梦想,是作为一名老师的荣耀。党明辉也不例外,她很享受每一次给学生上课的时光。在她看来,和学生们在一起时,是她最有成就感与幸福感的时刻。这期间,最辛苦的是来回奔走于各教学点之间,火车、大巴、三轮车等等一切有的交通工具,都必须得利用起来,因为有的教学点比较偏远,需要倒几次车,换几种交通工具才能够到。


为了不错过日程,耽误学生们的上课时间,党明辉总是提前规划好出差行程,提前到达教学点,为上课做好充分的准备。可是在有一次去宁波教学点的路途中,天气突变,下起了瓢泼大雨,党明辉在公交车站等了好久的车都不见车来,天色渐暗,她也没有带雨具,穿着单薄,孤零零地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路过的车带起的泥水溅了她一身。更重要的是赶不上车的话会错过当天的火车,想着明天还有一帮学生在等着她上课,焦急、担忧、慌乱等一系列情绪涌上心头,都快把她急哭了。终于,公交车来了,她淋着雨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冲到车上找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就在坐下那一刻,她放声痛哭。在乘客惊奇的眼神中,在电闪雷鸣的大雨中,在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里,她放声大哭。


她没有向我具体描绘当时痛哭时的心路,但可以想象得到的是,那样的情感宣泄,不是对现实的妥协投降,更像是石头落地的如释重负;不是形单影只的自我怜悯,更像是凤凰涅槃的坚定守望。因为,直到今天,她还依然坚持着,坚持着。

后面我同她聊到实现梦想,必须要经历风雨。未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更不足以谈梦想,她听后十分赞同。我想,也正是有这样的经历,才让她更加看清前方的路,更加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行。



1557023042138192.jpg

党明辉和学员们在一起



05



万物皆有裂痕,有的人只看到伤口;有的人,却把它当作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当浙江分校发展逐步走上正轨时,一场意外的事故再次让党明辉的教师生活受到冲击。2018年11月8日,党明辉和一位同事在去教学点上课的路途中,发生了车祸,她被撞飞了好几米远。在车祸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党明辉下意识地拨打电话给父亲,但电话拨通后她又急忙挂断了。即使浑身疼痛难忍,她也理智地想到,不能让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担心。后来她们被送往医院,经诊断,党明辉身上多处软组织受损,并且由于强烈的撞击,在胯部形成了一块极大的淤血血块,直到采访她时,这个血块至今仍然还没有完全消散。

 

当党明辉的学生们得知她的车祸事件后,都纷纷在班级群里面关心问候她。一位女同学边哭边给党明辉打电话,真切得关心她的身体健康。另一位男同学更是直接通过QQ给她转钱,告诉她说:老师一定要好好养病,钱不够可以跟他说。

正是因为同学们的真挚关心,带给了这个独自在异乡打拼的25岁姑娘最贴心的温暖,让她拒绝了医生让她静养三个月的建议,仅仅在短短两周的休息后就重返了课堂。

而车祸的消息党明辉却整整瞒了父母一个星期,才对他们坦白。父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既感到心疼又震怒无比。党明辉的父母决定立马动身,要赶到女儿的身边,但却遭到了党明辉的反对。在父亲从家到当地机场的40分钟车程中,党明辉不断地宽慰父亲说自己已经没事了,还故作轻松地告诉父亲自己现在能跑能跳,没有必要跑一趟。事实上,党明辉心底很清楚,一旦父亲来到了浙江,就一定会将身体状态并不好的她带回新疆,也许也不会再让她回浙江继续从事教师工作。

 

“当时我带了六个班,这六个班即将要进入秋季的封闭培训了,我很清楚这个时候是他们为封闭培训打牢基础的关键期。而浙江的老师资源也很有限,市场的同事们更是举步维艰,我知道,大家都需要我。”一如当年党明辉坚持去到浙江一样,党明辉的父母终究是没有犟得过女儿的坚持。

尽管身边的同事、领导一再叮嘱党明辉要多休息,但从未因病懈怠过的党明辉还是因为繁重的教学工作而影响到了身体恢复。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党明辉的身体还是没有恢复完全,脚踝更是因为上课时的站立而聚积了厚厚的积液,让整个脚踝显得臃肿不堪。

党明辉的父母在得知这个情况后,又是生气又是焦虑,他们再不相信女儿的说辞,而是直接找到了党明辉的领导文继伟了解情况,甚至直接商量要求党明辉离职回家。

一边是父母爱女心切的深情,一边是学生的喜爱与尊重。如何抉择,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她最大的的苦恼,经过了多番挣扎,党明辉还是选择跟随自己的初心,留在好老师继续教书育人。因为在她看来,只要有学生在,哪怕前面有千险万阻,她也有着源源不断的动力,驱使着她翻越千山万水,不惧困难,坚持在教师这个岗位上走下去。






上一篇: 刘守春|过去3年,让我改变最大的3种思维方式

下一篇: 上班不能太心累,把工作变成一件快乐的事!